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 新聞內容 新冠肺炎疫情最新消息:全球風險級別已提升至“非常高”,境外輸入型難避免

新冠肺炎疫情最新消息:全球風險級別已提升至“非常高”,境外輸入型難避免
>> 閱讀數:169 次

今天是 3 月 2 日,國內情況,除了武漢的監獄突然又增加了 200 確診病例,其他從數據上看,都是更加向好,但是國外的疫情形勢不容樂觀,而且境外輸入型病例開始,又轉而給國內疫情防控增添了壓力。

大部分省已經“零增長”各省治療壓力不同

29 日,全國除武漢外地區新增確診人數繼續保持個位數增長,且除了北京市發現 2 例境外輸入病例、遼寧省丹東市發現 1 例重型病例外,其余 29 個省份均未發現新增確診病例。

武漢、湖北除武漢以外地區,全國除湖北以外地區,治愈病人的速度都在加快,在治病人數和現有疑似病例總數都進一步下降。特別是湖北除武漢以外地區,基本上是直線下降。

由于各地已連續兩日未有新增病例出現,采用各地區截至 29 日的現有確診數來觀察各省當前臨床診療壓力情況,當前各省的重癥患者比重、治愈率有所不同,可以從中對各省當前形勢得到大致判斷。

從上圖我們可以發現,廣東省作為除湖北省外疫情最為嚴重的省份,盡管治愈出院人數已達 1009 例,但當前現有確診人數仍位居全國首位,且重癥人數達 37 例,救治壓力仍較重;另外黑龍江省的情況值得關注,黑龍江省當前現有確診人數位 137 例,但其中近四成為重癥人員,黑龍江省作為地理位置遠離湖北但疫情形勢卻最令人擔憂的省份。而且,黑龍江如此高的重癥比例,和其他地方相比過于突兀,也需要進一步分析原因。黑龍江的疫情,需要高度關注!

武漢新增確診病例數仍然居高不下

29 日武漢市通報新增確診病例數高達 565 例,占全國當日新增確診病例的 98.6% 以上,在反復波動中又回到了高點。不過主要原因是武漢的監獄又通報了監所在押人員 233 例。

武漢的社區排查狙擊戰,已經基本完成,但監獄等人群集中的特殊場所的排查,看來還在進行中。預計 3 月 1 日新增確診病例有所回落,但接下來還會有所有波動。

新冠肺炎全球風險級別已提升至“非常高”

2 月 28 日,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宣布,由于目前新冠病毒感染已在多個國家蔓延,部分國家疫情嚴重,將新冠肺炎全球風險級別從此前的“高”提至最高級別“非常高”。

2 月 29 日,海外已經有 7040 人確認感染,比 28 日增加了 1217 人。截至 3 月 1 日,已在 60 多個國家和地區發現新冠病毒感染,美國已經出現死亡病例和醫護感染。全球一直比較擔心的傳染到弱國的形勢,已經不可阻擋,特別是非洲大陸也已經有 3 個國家有確認感染。

自 2 月 26 日開始,海外新增確診人數已經連續 4 天超過中國,2 月 28 日是中國新增確診病人數的 3.25 倍,2 月 29 日是 2.12 倍,且差距仍有擴大趨勢。韓國累計確診病例截至 29 日已達 3150 例,超過了浙江省與廣東省累計確診病例的總和。

境外死亡病例數也正以較高增速攀升,其中伊朗的形勢尤為嚴重,截至 29 日伊朗病死率達到 25.9%,與武漢地區 2 月 16 日的病死率相近。

目前新冠病毒感染在世界各地的擴散趨勢已經很難阻擋,可以肯定的是,境外各地區的確診人數還遠遠沒有達到峰值。

境外輸入型很難避免,守住“國門”任重道遠

正如 2 月 20 日的分析中說的:如果其他國家最終不能“消滅”這個病毒,那么即使我們最終“消滅”了這個病毒,那也仍然面臨被輸入的風險。今天,面對日益嚴重的海外的疫情發展,防止境外輸入型已經成為一項新的重要任務。

29 日,北京新增的 2 例確診病例均為 2 月 26 日寧夏確診病例丁某某在伊朗期間的密切接觸者,因此目前由伊朗輸入的境外病例已有 3 例,另外還有 4 名來自伊朗的中國乘客抵達首都國際機場后,被安排為期 14 天的集中醫學觀察,境外輸入的壓力仍然不容小覷。昨晚,深圳又報告一例境外輸入病例。

各國的防控啟動策略不同,影響全球疫情發展態勢

隨著越來越多國家發現感染病例,各國采取的防控措施也凸顯出公共衛生危機應對,受到治療理念、政治格局、醫療能力等多種因素影響。

比如疫情比較嚴重的意大利宣布,為了避免民眾恐慌,意大利將不會再公布確診輕癥病人,對疑似病癥感染者和輕癥患者將不再強制進行檢測,而且要將沒有癥狀的感染者也從確認病例中減去。

雖然美國疾控中心早已向民眾傳達了病毒疫情極有可能在美國爆發的危險,但美國政府才開始重視疫情應對,由副總統彭斯負責。但美國政府對疫情應對做出了一些嚴格規定,比如未經彭斯副總統的許可,科學家以及醫生們不能私自對外界透露關于疫情的最新消息,要統一口徑;所有的新聞媒體沒有白宮的許可,不得發布容易引發民眾恐慌的疫情信息;而對于輕癥患者,一般不做核酸測試檢查。

日本的疫情防控啟動比較早,也和新加坡的防控一樣被認為比較“佛系”。但實際上新加坡的“佛系”實際是以嚴格的盡早啟動檢測入境人員、停止聚會、呼吁個人防護等并不“佛系”的措施為基礎。日本政府越來越重視疫情防控,但有些政策并不能落實,比如學校停課等。

避免引起恐慌,看上去是重要的決策考量。但是看似避免恐慌的一些措施能否控制住疫情,還有待觀察。如果沒有控制住,避免恐慌的措施可能反而帶來更大的恐慌。

嚴苛診斷標準導致全球疫情仍被低估

由于可以核酸檢測的標準設定過高,日本的疫情形勢或許被嚴重低估。截至 2 月 29 日,日本 NHK 通報確診感染人數為 226 人(不包含鉆石公眾號),但據觀察者網的報道,日本每天平均只對約 70 人進行 PCR 核酸檢測,而韓國單日核酸檢測人數高達 1800 人以上。

這主要是因為日本厚生勞動省對于核酸檢測的門檻設定過高,要在發燒 37.5 度以上、咳嗽的前提下,與確診患者有過密切接觸、或過去 14 天曾去過湖北、武漢疫情流行地區、或是與去過流行地區者的密切接觸者、已經表現為重癥的肺炎患者等才能接受核酸檢測。

沒有診所和保健所開的證明,醫院不給做核酸測試,不做核酸試劑,就沒有確診病人。然而,據鐘南山院士團隊發布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最新的研究結果,大多數患者在入院時并無發熱癥狀。

類似的,還有受到詬病的美國的檢測標準。美國疾控中心起初將檢測標準制定在最近來過中國或已知與確診冠狀病毒的人有接觸的患者,而且要由聯邦的相關機構進行檢測,這被認為將延誤對疑似病例的檢測。

目前,美國疾控中心已經下放了檢測的權限,一些具有相應實驗室符合條件的醫院也可以做檢測了,結果需要得到美國疾控中心的確認。

所以,目前國外的疫情數據大概率是被低估的,受到開展核酸檢測數量的影響。

所以,看來面對疫情,任何政府的決策都挺難,即便是已經是面對相對確定的疫情(畢竟中國已經全力抗疫這么久了)。

“科學主義”和“經驗主義”的困惑

復盤武漢早期的疫情應對,需要對決策過程觀察(昨天一篇文章分析的很深入),對信息報送系統觀察,對專業部門行動觀察。

美國也同樣存在起初需要疾控中心的檢測才能確診,而且檢測標準設的比較嚴格的現象。崔之元教授寫了一句:“實驗主義治理”應對新冠肺炎。必須有疫情嚴重地區或者高風險人群的接觸史,這是流行病學的科學結論。

不可否認,查病毒、做檢測、找特效藥、開發疫苗,這些都是流行病防控的現代科學。但這些科學也都是一些經驗。

不管是什么病,懷疑人傳人就馬上啟動警報準備防控,控制傳染源、阻斷傳播途徑,這是更有歷史的經驗。方艙醫院的做法,可能可以追溯到更久遠時代的先進經驗。姑且把這也叫做“經驗主義”吧。

困惑的是,怎么一開始就采用了前面那些經驗,而不是后面那些經驗?到了沒辦法了,才采用后面那些經驗。

會不會是我們的疾控體系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在理念和行為導向更加“科學”的時候,反而把一些傳統經驗放一邊了?查病毒、做檢測,否則就不能確認是傳染病,不能確認為感染者和病例。這也是診療方案多次調整的一個重要內容。

推薦特效藥、保證開發疫苗,似乎沒有這些,我們就無法真正放心,也不能真正收兵。可人類抗疫歷史悠久,有幾次是找到了特效藥的,疫苗一般是疫情多久后才真開發出來?或許其中又夾雜了商業利益。

最近,軍隊前方專家組,制定了《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疾病診療方案(第一版)》,使得診療方案更加復雜了。軍隊方案版本和國家衛健委方案版本,一個重要區別就是軍隊方案版本將病名定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疾病”,國家衛健委用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實際上,國家衛健委方案版本中,對確診病例診斷標準也已經取消了必須有肺炎癥狀了。朱宗涵教授很早就呼吁,這個疾病并不只是肺炎,因此病名應該調整,避免引起誤導,和世界衛生組織一致,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問題是,為什么從一開始就命名為肺炎呢?除了臨床觀察到了肺炎癥狀外,會不會因為這個病毒和 SARS 非常像,所以在思路上又“經驗”的往非典靠,抗擊國非典的經驗,反而讓我們對這次疫情輕視了呢。

世界向中國學什么?

已經有一些分析和觀察,總結我國在抗疫過程中的經驗。確實,應對一場突如其來的新發傳染病疫情,是對我國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在充分暴露公共衛生體系和應急管理體系中存在問題的同時,我們也充分發了制度優勢,依靠全民動員聯防聯控,基本控制了疫情,工作逐步更加有序,群眾也逐漸從恐慌中恢復正常生產生活。中國的這些防控經驗,確實也可以為其他國家防控新冠病毒感染疫情提供一些參考。

雖然連國外政要也都承認,可能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像中國這樣來動員防控,但至少我國在抗疫過程中,對這個疾病的很多認識,可以是其他國家在防控中直接采用的知識。而在控制傳染源頭、阻斷傳染渠道、關注重點人群這幾個傳染病防控的基本操作上,是必須都一樣采取相應措施的。

比如大型聚會不能再有(韓國的防控起初還不錯,就是出現了大規模聚會而導致現在十分嚴重)。再比如,檢測標準不能定的太嚴,如果不能監測到已有的感染者,特別是不告訴公眾具體的感染情況,那可能形成的恐慌會更大。

中國向世界學什么?

而國際上的一些防控措施,特別是有效的經驗,也同樣值得中國學習。比如對于疫情信息的統一要求,疫情中科學家需要統一口徑經批準對外發聲的要求,確實是減少恐慌的客觀要求。再比如,在應對相對確定的疫情,只要做好專業的防控,提高個人的防控意識,是可以保持基本正常生活生產的。這正是我們在湖北以外地區復工復產可以參考的經驗,至少可以助力我們增強復工復產的信心。

應對疫情,說世界可以向中國學習,并不是為了展示中國有多強;說中國可以向世界學,并不是說我們的防控就不對。中國應對疫情,和其他國家應對疫情有根本性不同,因為我們是第一個遭受這個突然來襲的病毒侵害的國家。

疫情應對,特別需要包容,防控不好,誰都免不了受災。相互指責并不能控制疫情,只有自己行動起來,相互幫助,才能控制疫情。或許,在健康問題上,特別是傳染病防控上,“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體現的更為清晰,也更容易被接受。

1月 20 日-2 月 29 日全國疫情分析圖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健康經濟研究室主任 陳秋霖

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健康經濟研究室團隊制作

數據均整理自國家、各省衛健委或人民政府發布的每日/實時疫情信息

中國社科院大學談佳輝同學對本文也有貢獻。

*本文內容為健康知識科普,不能作為具體的診療建議使用,亦不能替代執業醫師面診,僅供參考。

*本文版權歸騰訊醫典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媒體轉載,違規轉載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歡迎個人轉發至朋友圈。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不代表騰訊新聞、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


熱點推薦

在線客服
咨詢電話:
138 1758 8267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
400 876 9816

關注微信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国内自拍真实伦在线观看视频,在线看片免费不卡人成视频